新闻

[评论]锤子操作系统 Smartisan OS 六岁了

朱海舟多条微博暗示锤子未放弃手机 但前路在何方?

“产能过剩”的锤子设计团队

锤子创作团队认为 Smartisan OS 的优点在于三个方面:漂亮、细节规划和人性化的功用。而其中最令他们自豪的是细节。在每一次系统被拿出来对外宣传的时候,老罗一定会着重的去讲一些细节,会后也会通过微博、知乎等等,看似“不经意地”泄露出一些会上没提到的细节。

这些飞机稿可能永远都无法成为正式使用的版本,但这不妨碍设计师们一边练手,一边以画会友,切磋交流,乐在其中。也有一些国内厂商会不自觉地“借鉴”一下其中某个作品,让你在国内 ROM 或网站等地看到远超国内平均水平的优秀设计。

相关文章:

最初几个版本的 Smartisan OS 处处都弥漫着一种高度控制的感觉,这个系统不欢迎用户有过多的可设置和改动的自由。锤子从首款机器 T1 开始,就用更严格的方法限制用户刷机或者获得 root 权限。也许,如果有人提出需要自定义,而因此破坏了系统的和谐与美感,很可能得到的回应是“不喜欢可以不用啊”。

2013 年 3 月 27 日晚间,锤子科技在国家会议中心开发布会,推出了他们的 Smartisan OS 操作系统。当时,该系统支持三星 Galaxy S2、S3、Note2、HTC One X、小米 1、小米 2 和魅族 MX2 等机型。锤子科技试图重走一遍小米曾走过的从 ROM 到自研手机的长征路,这也为他们赢得了外界的高度关注和正面预期。

Smartisan OS 还为几千款常用的应用重新设计了图标,以使得它们符合系统整体风格。当时和现在更多手机 ROM 的应对方法,是将不同风格的第三方应用图标,框在一个圆形或圆角矩形的框里。

大部分系统设置项逐渐加入可以定制的成分。经过调整,安装 Smartisan OS 的手机和其他的安卓手机看起来都差不多。在系统浏览器也开始加入网址导航和无限滚动的信息流。每次版本升级之后,都会出现一些预装的第三方应用,尽管大部分都可以卸载。

在现场展出的两台手机,分别由康佳和诺亚信制造,保留了大爆炸、一步等专属功能,但语音助手被替代成“小云”语音助手,此外播放器、图库、天气、安全管家、系统设置等系统应用也都是替换成了 yunos 的默认应用,并且捆绑了搜狐新闻、UC 浏览器等。

拟物化、细节与“情怀”

TNT 虽然提出了一个软硬件一体化的解决方案,但是因为锤子用户并不买单,原型机很少流入到市场上,从零开始的研发更是让本就不多的流动资金打了水漂。它永远地失去了检验这个想法是否能成功的机会。

最初 Smartisan OS 不允许更换壁纸,只能选择一些已经预制好的颜色方案。随着坚果等机型推出了一些新的机身颜色和材质,配合新机身的皮肤也逐渐出现。在后来的版本当中,又加入了可以自定义壁纸,以及对壁纸呈现毛玻璃效果的选项。

在 Dribbble 这样的地方就是飞机稿满天飞,一旦某个实际问世的产品有很多人用,但界面看着总有不舒服的小瑕疵,设计师就会自己动手去做一个在他们看来更合理的版本,刚上线的 iOS 7 和现在的 Windows 10 都是重灾区。

锤子科技的设计团队在 Dribbble、Behance 等全球设计师社区都拥有专页,他们会将自己设计的界面局部图片,以及为应用程序重新画的图标传到上面,也备受国内外设计同行好评。

坚果Pro 2系统更新:下线“残废”功能

本文首发于航通社,原创文章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。航通社 微信:lifeissohappy微博:@航通社

他们这样做了,最终也得到了另外一个沉痛的教训:这种对情怀的赞美终究只是锦上添花,必须建立于产品基本功能已经足够过硬,大部分主要的需求都能很好得到满足的前提之下。不然,就是买椟还珠。

同时,初期系统只能采用 9 宫格或 16 宫格显示桌面图标,后来也允许用户自由选择是否在图标下显示文字,以及是否使用宫格。如果不使用宫格布局,就可以把 Android 的小工具(Widgets)放到桌面上,令该系统与其它手机 ROM 的差异进一步减少。

航通社作者 书航 3 月 27 日发于北京

对于需要随时记录灵感的人,“闪念胶囊”是非常有用的功能,虽然调出方式稍微有点复杂。不过,直接对着手机对讲说出自己灵感的做法,其实我现在就在使用,只不过在搭配讯飞输入法之后,任何一个手机上出现的文本框,哪怕是微信的“文件传输助手”, 修复都可以实现“闪念胶囊”类似的用途。

锤子手机编年史:看锤子科技的起起落落

按住屏幕字词后,将该部分放大并可提取文本的“大爆炸”功能刚出来,就被各种其它手机 ROM “惨无人道”地借鉴,以至于成为现在国产安卓 ROM 的一个标配。不过罗永浩本人也无法说自己就是功能的原创者,让它成为一桩糊涂案。只是锤子对此功能的宣传推广才让它为人所知,这是大家都否认不了的。

这一基于 Android 操作系统重新优化界面而成的手机 ROM ,体现出强烈的罗永浩个人审美。特意被强调的拟物化风格,在“始作俑者”苹果都已经逐步放弃的时候,显得颇为复古。

“一步”的目的是让当初为触屏设计的 Android 系统,能和生产力工具 PC 的操作方式产生协同,从而使手机获得更多的生产力可能性。在此之后,锤子在扩展安卓手机生产力的道路上越走越远,推出了“无限屏”和 TNT 两大更新,也埋下了日后崩盘的祸根。

不论有意与否,这种设计无形当中帮助老罗筛选了很多忠实于他的铁粉。但是这些铁粉不一定每次都能将自己的热情转化成购买力。锤子、坚果手机和 Smartisan OS 的用户群也不得不一再扩展,最终也变成一个面向所有人的大众化产品,并且逐渐开始放弃当时推崇过的部分特性。

欢迎随手转发到朋友圈。寻求转载授权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航通社 (ID:lifeissohappy) ,并在后台留言输入关键字转载。转载时请保留版权信息。

在锤子生命的最后时刻,有人用设计能力“产能过剩”来形容锤子当时的局面。锤子的倒数第二场发布会,宣传了其设计团队外包做出的一些产品,把自己的设计能力输出给第三方,似乎想通过这种方式为自己续命。

锤子团队由盛转衰的过程中,不是所有人都值得同情。但设计出 Smartisan OS 的锤子设计团队,应该被我们所共同经历的这个时代记住,也希望他们能到新的岗位上贡献出更多精彩的设计作品。

第一版 Smartisan OS 发布距今已有 6 年,现在锤子科技团队被字节跳动打散并部分收购,市面上存量的锤子、坚果手机恐怕将难以获得大规模的功能更新,因此 Smartisan OS 的六岁生日恐怕应该说成是“冥诞”。

这些几乎不可能有人注意到的细节,构成了苹果粉丝所称的“情怀”。而罗永浩和他的团队似乎认为,只要自己也同样在微小的地方放入这些“情怀”的标志物,并且“不经意的”被人发掘出来,就能够提高自己产品的美誉度。

Smartisan OS 发展史上有两大里程碑式的事件,一次是引入了大爆炸、闪念胶囊和一步等功能,另一次是做 TNT。

2017 年,锤子已经负面消息缠身,当时有传言说锤子可能卖身阿里,并让锤子手机改用 Yunos ,但罗永浩否认。不过同年 8 月的杭州云栖大会上,我亲眼见到了采用基于 Yunos 的 Smartisan OS 的机器。

受限于手机屏幕太小,“无限屏”希望通过陀螺仪感应虚拟出一个位于手机下方的“桌面”区域,假装在这个“桌面”上拿起和放下东西一样去操作。不过这种操作违反了人的肌肉记忆,反而是对手机生产力的降低。

初代 Smartisan OS 还有一种功能是延迟发布短信,就是在短信界面按下发送按钮之后,系统会自行等待多 10 秒钟左右才真正执行,在此之前你按撤销,就不会发出。后期锤子发布的 TNT 功能走向了反面,同时允许向多人群发短信,而在小屏幕上很容易误触,背离了防止误操作的初衷。

锤子的设计团队也是这样的设计师社区的一分子,但与众不同的是,他们能看到自己的作品化为现实,成为实际上线的产品。没有其它任何的行为,比这更符合对“理想主义”这个词的定义。

设计师们还会天马行空的替苹果、三星等厂商设计他们心中的真全面屏手机什么的。很多国内媒体不自觉的“把鸡毛当令箭”,拿着这些跟官方没半毛钱关系的飞机稿当 IT 新闻来发,糊弄国内读者。

Smartisan OS 最初适配其他机型只是因为还没有做出自己的手机,所以后来就只有在锤子和坚果手机上能用。不过到后来,官方也不再如此坚持了,除了推出任何机器都能装的锤子桌面之外,也开始将整个系统授权给第三方。

从高度控制到逐步开放

锤子设计团队为设计这些第三方图标付出很大心血,但一些俏皮和体现团队隐喻的图标,后来却换回更像原版的图标,有人说这是接到厂家投诉所致,毕竟修改了商标的原始设计。老罗则有一个不同的解释:

他们甚至愿意为这种观感牺牲部分可用性:系统自带的闹钟,调到秒表界面是一个下拉的吊环,要用手指向下拉动吊环才能开始计时,同时难以通过输入数字的办法精确给出倒计时多少分钟,只能用手速调节,并不好用。

在不久前上海举办的 AWE 2019 家电展上,博世、格兰仕、大宇等厂商都不约而同地推出了复古款的冰箱、微波炉等产品,其中有一款还获得了大会评选的艾普兰奖,不得不说是风水轮流转。Smartisan OS 刚推出时,大众尚未对扁平化审美疲劳,不知放到现在是否会好一些。

设计团队着力追求描绘像现实中触手可及的真实物件一样的质感,但又除掉了上面的尘埃和瑕疵,把每个物件打磨的足够光滑,仿佛身处无菌的真空环境,营造出类似皮克斯动画的观感。

作为 Smartisan T1 用户,我怀着非常复杂的心情来回顾这款曾惊艳业界,但又如流星般匆匆坠落的手机 ROM。

今年初“子弹短信”改名为“聊天宝”的发布会,从各种角度看都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。这意味着锤子最终背离了 Smartisan OS 刚刚萌芽时所坚持的“精神洁癖”,也是对初期锤粉喜欢上这家公司和这个人的理由的背叛。

多年后面对聊天宝 罗永浩再也想不起自己口中的理想主义

在该系统刚刚推出的那一阵子,中文网络上正在流行发掘苹果 iOS 和 macOS 的各种不为人知的小细节,比如说备忘录图标上面的笔记本上有一段话,放大看是苹果广告片的台词;早年时钟图标是仿照瑞士铁路的标志性钟表,并且时分秒针就指向当前的时刻;Safari 浏览器的指南针图标,指针偏向的角度受到地磁偏转的影响,等等。

不幸的是,即使这场发布会推出的旅行箱、“大卫和希瑞”智能音箱、空气净化器等等产品并非锤子自营,似乎也都不了了之了,朱萧木不得不出去做电子烟。

大爆炸、闪念胶囊、一步和 TNT

当被问及发送语音消息,经过讯飞转换成文字如果有错怎么办的时候,老罗说,收信人可以自己点开语音听一听,就知道正确的部分是什么了。

至于 TNT,是将 Android 手机的运算能力和多任务加上屏幕、键盘和鼠标,让手机延伸到了桌面环境当中。

相对一般情况来说,老罗的“打脸”似乎过于频繁,而这种“打脸”体现在产品设计上,最初让人喜欢上的那些优点逐步都改没了,就殊为可惜。

将生产力从传统 PC 延伸到手机的尝试由“一步”功能开启,以 TNT 作结,掏空了整个制作团队和老罗的全部精力和金钱,也使得锤子的营运陷入不可挽回的崩溃。但是,在一次次的发布会后,锤子的设计团队却用 Smartisan OS 的每一次更新,充分的证明了自己的实力。

尽管锤子的设计师仍然有能力将“聊天宝”的大红喜庆宣传标语和民国人物“宋焕铎”打磨得非常精细,令它们依然具有锤子的画风,但里面呈现的内容,却完全走向了理想主义的反面。在这最后一次的发布会并没有取得预期的招商成效之后,锤子就分崩离析。

如今已被广为传诵的一个细节是,音乐播放器界面模拟一个黑胶唱机,在播放的时候,可以在唱机的边缘显示一个模拟的唱针,用手拨动这个唱针把它拿到一边,就相当于暂停;把唱针拨动到黑胶碟的外侧或内侧,就相当于跳转到歌曲开头或结尾。

 


Powered by 中福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